托育政策台北市不会增加家长负担

857人参与 |来源: |时间:2020-07-11

     台北市长柯文哲30日上午赴市议会,针对「托育政策、教育政策与老人福利政策之规划与落实」进行专案报告。他在报告中表示,中央少子化政策马上在8月1日上路,中央推这个政策有点太仓促了,应该多给地方政府多一点作业时间準备好,不过,他再次强调,如同他简报中所说,不管中央怎幺调整,北市原补助额度不会缩水,也不会增加家长负担。

       柯文哲表示,台湾少子化的现象会持续下去,不过,台北市0到6岁的人口并没有像其他地区有很明显的减少,主要有几个原因,都市化本来人口就会往都市集中,所以在都会的人口不太会下降,目前少子化是全台湾的问题,但是应该在其他县市会更严重。台北市在数字上比较没那幺明显,还有另外一个理由是「户籍」,台北市的福利比较好,很多父母户籍会放在台北,目前0-2岁托婴比例大概是15%,2岁托婴比例大概是18%,2-5岁幼儿入园率平均是56.58%,2岁有去唸幼儿园的大概只有18.6%,市府今年对于3岁跟4岁唸私立幼儿园的家庭有补助,正在观察一年2万7千多元的补助,对3岁、4岁的入园率有多少提升,大概要实施半年后观察其变化。
 
       柯文哲表示,在经济补助方面,包括育儿津贴、就业者的友善托育补助等。他认为,私立幼儿园的学费补助是很重要的观念,政府不见得要自己跳下去做每一件事情,而可以採用补助的方式,所以慢慢会有「买服务」的概念,而不见得要去买硬体、人员编制等,让政府保持一个灵活性。所以慢慢地,很多这种政府的政策会透过「买服务」的方法来做。目前,0-2岁有居家保母、私立托婴中心、公办民营托婴中心等,另外就是市府正在大力推动的社区公共托育家园,这个政策有几个概念,因为大的托婴中心,坦白讲地点也不是那幺好找;第二点,如果发生感染也是蛮难控制的;所以这种比较小型的优点在于:第一,它的空间需求比较小,它可以在比较多的地方布点,所以比较接近社区化;第二点,现在常常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小孩,有相当大的比例,是在没有兄弟姊妹的环境下长大,所以社区型的小型托育家园,让我们下一代即使是一胎,有兄弟姊妹类似家庭的环境感觉可以成长。
 
       在家庭亲子部分,柯文哲说,每一个行政区都有亲子馆,在这个空间可以办理育儿友善,还有物资交流中心,大家可以把不要用的玩具图书拿出来交流。至于幼儿园部分,柯文哲表示,目前有公立幼儿园、私立幼儿园及非营利幼儿园,目前公立幼儿园民众反映常常抽不到,所以市府针对私立幼儿园的幼儿目前有学费补助,一年大概2万7千多元,也正在思考说,如何透过补助,让私立幼儿园转向非营利幼儿园。当然非营利幼儿园有很多规定,也许让大家不想去做,如果非幼儿园大家都想去做,现在台北市就会有很多非营利幼儿园,可是目前并没有,所以市府也在思考是否有「台北版的非营利幼儿园」,因为现在私立幼儿园有领市府的补助,所以在日后可以规定,要领补助要符合哪些条件,慢慢可以把一些私立幼儿园转型为台北版的非营利的幼儿园。另外,市府正在试办0-12岁的一条龙政策,国小有空地剩余空间,会开闢很多托婴的地方,让孩子0-12岁都能在同一所学校就读。
 
       柯文哲表示,0-2岁的托育场所正在增加,预计到今年底可到70个,预计在4年后会有100个。而市府正在兴建的公宅中,现在已经确定知道会增加30个,如果在未来4年中有其他场地慢慢可以找到再增加,这100个是目前知道在公宅盖好后确定,4年后至少会有的托婴场所。
 
       柯文哲表示,友善托育有三个概念:公私协力、附带条件跟政府的补助诱因,不能幻想什幺都是公家跳下来做,公家机关当做管理的单位,鼓励私人部门协助完成政策,补助要附带条件,这就是透过补助做政策的引导,买服务的概念;另外,低薪是台湾很大的问题,如何改善托育人员的劳动条件薪水很重要,另外在冻涨抑价策略,也可使家长负担减少。他指出,目前台北市公私托幼比例为42:58,希望未来能达到30:70的目标。私立幼稚园有空间,但太贵,这就要靠台北版的非营利幼儿园推动。而中央政府在8月1日起有托育补助的调整,但他强调,不管中央政府怎幺变,北市发给的补助金不会比现在少,台北市将继续与卫福部讨论。
 
       柯文哲表示,对家长来讲,公幼跟私立幼儿园就读的费用差太多了,这是未来要努力的目标,準公共化幼儿园就是市府未来的两年目标,如何让私立幼儿园转为台北版非营利幼儿园,就要提升品质,如果幼儿园老师低薪就做不久,做不久品质就无法提升,教育品质好坏,决定于幼儿园老师品质,改善幼儿园老师待遇是很重要的一环。
 
    
 


上一篇:
下一篇: